应氏杯时唐再煮酒 江山如画谁主沉浮

TOM首页 > 围棋 > 正文   2016.06.15 TOM

团团如磨牛:应氏杯时唐再煮酒 江山如画谁主沉浮——第八届应氏杯半决赛侠客行茶话会


文/江北客·渔樵令胡

风不停,绿树荫,当棋界上下还在为近期柯洁连续三负朴廷桓的新闻话题添油加醋喋喋不休扼腕叹息之时,应氏杯半决赛三番棋的大幕已悄然拉开,时唐联袂,且听风吟,再次并肩站立在当今棋界巅峰前沿阵地,恰如朴树当年发出“生如夏花”般的轻声叹息,“时光真疯狂/我一路执迷与匆忙/依稀悲伤/来不及遗忘……”
先撇开柯洁大帝默默潜伏的忧伤不表,或许若干年后,时唐柯三人再次聚首,青梅煮酒,唯有静静合唱一曲洗尽铅华的《平凡之路》,“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而此番应氏杯论剑煮酒,惟余时唐二人,镇恶把守的“荆襄九郡”,已为朴廷桓攻陷。下半区小朴小李双雄聚首,与上半区时唐双英会猎于江东,传说中硝烟弥漫的应氏“赤壁大战”一触即发矣。呵呵多情应笑我,老老头且梦回三国,温酒斩白蛇,穿越大戏中,梦里不知身是客,捕风捉影牵强附会之处,诸位棋友莫怪哦。
又江湖传言,得应氏杯者,得天下大势矣。一如小丁18岁出道时于斯诺克中国公开赛持外卡一路狂飙至决赛“乱拳打死老师傅”上演掀翻“台球皇帝”亨得利夺冠之神奇一幕,第7届应氏杯,小范持外卡上演逆袭大剧《速度与激情II》一举蟾宫折桂,从此中韩争霸大势逆转,中国队以应氏杯为起点,竟然在世界棋坛上演了大赛六连冠的史诗大戏,由此产生的“豹字营”一冠群也稳固奠定了当今中国围棋叱咤风云争霸天下的兵锋基石。
当今棋界,群雄逐鹿,诸侯蜂拥,真可谓乱石穿云,卷起千堆雪。国内棋坛,陈耀烨“小强当道”,连续霸占天元宝座长达八年之久,其情其景,千夫所指,其境其意,令人发指;好在“玉面飞狐”连笑去年不负众望卷土重来从小强手中强势抢得名人头衔,此举好似夺取了定军山对面的那座山头,令夏侯渊一时不敢下山狩猎,以免中了黄老将军的拖刀计大势去矣;周睿羊“三羊开泰”,正好整以暇朝着棋圣三连霸的目标披星戴月衔枚疾进,照目前情势看来,只要羚羊挂角不出大的昏招,喜羊羊似乎总能五番棋战胜灰太狼哦;其余各大国内棋战桂冠如倡棋杯(上届连笑)、烂柯杯(上届小范)、理光杯(上届柯洁)、威孚房开杯(上届柯洁)、阿含桐山杯(上届黄云嵩)、龙星钻石杯(上届芈昱廷)皆分属众人,直可谓藩镇割据,僧多粥少。
既如此,三顾茅庐,隆中策对,2016乃不折不扣的国际大赛之年,夺应氏杯,挟天子以令诸侯,则成了时唐一致亮剑的共识。呵呵犹如《欢乐颂》里王柏川对樊胜美的那句恐怕小曲一时半会儿还听不太懂的真情告白,“心中藏之,无日忘之。”
从上半年各项国内国际棋战的表现来看,时唐二人的策略似乎不谋而合,都在有意无意为六月份应氏杯半决赛这一饕餮盛宴蓄力攒人品。第30届同里杯天元战,时越潦草收兵,负周贺玺止步首轮,唐韦星则一路奏凯,胜古力获得挑战权,遗憾决赛遭陈耀烨零封,经此黯然一败,卫星由此蛰伏;第11届春兰杯十六强战,时越又是以种子棋手身份出战脆败于“小李广”檀啸,似乎龙哥还是没有找到应付周睿羊、檀啸这一类棋风轻灵飘逸棋手的实战最佳策略;第21届LG杯预选赛,时越内战负严欢出局,唐韦星抗韩负李志贤出局;第6届烂柯杯十六强赛,时唐二人不约而同负于彭立尧、王檄两位实力派中坚棋手,双双遗憾出局;刚刚结束的“象屿杯”CCTV电视围棋快棋赛,时越负毛睿龙止步八强,唐韦星负辜梓豪止步第二轮。
所有失利的遗憾,或大或小的对局,在炙手可热的应氏杯面前,似乎都显得微不足道,黯然失色。和上赛季世界排名一度跌出前十六不得不从资格赛开打一路狂飙闯进世锦赛决赛舞台的丁俊晖一样,时唐二人都是在为四年一度的应氏杯“憋大招”吗?不过这一次我们翘首以待期盼的,理应是一座光芒万丈实至名归的冠军奖杯。
说起来,这已是时唐双骄在世界大赛半决赛中第三次过招了。第18届三星杯半决赛,唐韦星三番棋逆转时越挺进决赛,零封李世石登顶,为中方“豹字营”世界大赛六连冠画上点睛之笔;第20届三星杯半决赛,时越来而不往非礼也,同样惊天逆转绝杀唐韦星闯入决赛,最终憾负柯洁屈居亚军。此次应氏杯半决赛风起云涌再次煮酒论英雄,究竟谁更胜一筹?今年时唐二人在国际国内棋战中,并无正面交锋,唯一的一局胜负,是在围甲联赛第一轮主将位,时越胜出。时越在今年围甲主将位发挥出色,除了第四轮负朴廷桓之外,第一轮胜唐韦星,第二轮胜姜东润,第三轮胜崔哲瀚,第五轮胜柁嘉熹,第六轮胜李东勋,第七轮胜江维杰(近期两擒“雪山飞狐”哦),强势击退各路强豪,状态可谓上佳。而唐韦星的状态则一向不温不火,八风不动,不露声色,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可千万不要低估唐韦星胸膛里那一颗世界冠军逐鹿天下的心,唐韦星的坚韧不屈,一直是他在世界棋战中克敌制胜的法宝。一不留神,小唐便会祭出名震天下的唐门暗器,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李世石、朴廷桓,都曾经在三星杯上亲身领教过个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而本届应氏杯八强战,唐韦星将上半区韩国队唯一的火种金志锡挑落马下,也算是报了第19届三星杯决赛卫冕失利的一箭之仇,从境界上讲,小唐亦是在不断地突破自我的窠臼,以毋庸置疑的胜利宣言渐次消灭所谓宿命中的“苦手”。
所以,时唐巅峰对决,时越或可高看一线,但仍难言必胜。谁能获得胜利女神的最终垂青,取决于实战中踏踏实实心无旁骛的每一手。刚柔并济,不负初心而已矣。譬如梁羽生经典小说《冰川天女传》里的一正一邪两大男主角唐经天(呵呵此刻时哥且手持游龙剑客串一把唐家人儿)和金世遗(呵呵卫星打嗝归来,绵里藏针吐出一口……),若是换了剧本,“变相怪杰”金世遗竟爆冷赢取了桂冰娥芳心,原本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冰川映月嫦娥下,天女飞花骚客来”,说实在的,若不是唐经天对子对得妙,冰宫之主芳心谁属尚未可知呢……其实若单论武学修为,假以时日机缘巧合练成正邪合一内功的金大侠可以说分分钟秒杀这位风流倜傥的天山派少掌门(尤其是到了续传《云海玉弓缘》,此是后话,在此不表呵呵)。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说实在的,时唐朴李四强无论谁夺冠,都不必惊奇,也不必讶异,一如陈奕迅在《落花流水》中所唱吟,“相遇/就此拥着最爱归家/生活 /别过份地童话化/故事/假使短过这五月落霞/没有需要/惊诧”。甚至于此刻在韩国棋迷阵营里,也完全可以有一篇异曲同工不谋而合的己方战力分析帖,标题只改两字,“应氏杯朴李再煮酒,江山如画谁主沉浮”?是啊,如同温瑞安《神州奇侠》系列武侠小说中权力帮帮主李沉舟和总管柳随风的叹息,如同豪气干云“神州结义”盟主萧秋水和“气吞丹霞”大侠梁斗的叹息,江山如画,江湖有梦,这人生,这天下,真是寂寞如雪呀!
“依稀往梦似曾见,心内波澜现”,时越曾于第18届三星杯八强战醉里挑灯看剑最后时刻空里出棋窝心逆转朴廷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亦为唐韦星清除了当年夺冠的一大障碍),于第15届农心杯决胜局主将战酣畅淋漓绝地反击暴力屠龙朴廷桓,但今年围甲联赛,时越笑傲江湖,止有一败,对手正是上半年三胜柯洁风头一时无两的韩方等级分第一人朴廷桓。所以,若时朴相会决赛,五番棋鹿死谁手,结局亦未可知。
而朴廷桓,也未必就一定可以“直挂云帆济沧海”迈过李世石这道雄关。与谷歌阿法狗人机大战五番棋之后,李世石九段似乎水涨船高晋入了全新的棋道境界,前不久在LG杯十六强战之中才好不容易被“一生情敌兼挚友”古力九段终结其“后阿法狗时代”对人类棋手气势如虹的九连胜。似乎,朴廷桓历史上在面对古李“绝代双骄”这样高山仰止大江大河式的前辈棋手之时,表现并不十分给力,每每黯然销魂交出昂贵学费。在韩国棋界顶尖层,小朴似乎是小金的天敌,而小李,则不折不扣又是小朴的一大苦手。
若决赛由时越对阵李世石,或许中方棋迷们会略微松一口气,亦或许如去年三星杯决赛之后柯洁所言,感觉“时越比李世石强”,但这只是一种随性的感觉而已,真正坐在棋盘前,棋还是要一手一手下的,尤其在这样被赋予特殊寓意的棋界巅峰对决中,历史胜率的统计几乎毫无参考意义。更何况,人机大战后李世石的“内家功力”究竟又提升到了何种程度,对于时越而言,还是一个未知数。或许,若当真时李会师于决赛,临行前时哥真应该“围炉夜话”好好向古哥取取经。
“抛开世事断仇怨,相伴到天边”,唐韦星不论是对阵朴廷桓,还是对阵李世石,都曾经有过可以大书特书乃至浮一大白的经典战例。但今年有点破天荒脱胎换骨 “水火既济”的朴廷桓,尤其不可同日而语。而对于所有的人类棋手而言,与谷歌阿法狗斗法呕心沥血奕出“神之一手”的李世石,更加不可小视。更何况,去年梦百合杯小李一路杀进决赛的铁蹄征途之上,已经令唐韦星充分品尝过八强关键战役失利的苦果。由此可见,抛开人机大战所增上的经验及附加值不论,唐李相遇,也必然会是一场好胜负,五五开。结果,殊难预料。
火风为鼎,能取所取,应氏杯下,炉火正旺,杯中有佳酿,杯正烫,火云蒸,四位当世绝顶高手各持杯鼎之一角,至阴至阳无上先天内家真力源源不断汇聚注入盈盈琥珀之光,火天大有,快意恩仇。时越的巍峨大气,唐韦星的坚韧怪力,朴廷桓的水火既济,李世石的飞刀灵犀,究竟鹿死谁手?谁主沉浮?
江湖传言,时哥手中持有屠龙宝刀,胸中伏藏王者之剑,小唐掌心覆雨翻云,至少潜藏着传说中唐门三大绝门暗器之一的“唐花”,而蓦然回首,小朴竟悄然变身禅心殊胜的妙僧无花,握有一瓶杀人于无形的“天一神水”……呵呵孰料灯火阑珊处,小李早已以逸待劳默默升级为天界二郎神君,不仅有第三只眼用于局部天眼精密计算,且有无上宠物啸天犬(阿法狗饰)从容掠阵于太虚之中哦。
“天苍苍,野茫茫,应知爱意似流水”,作为中国棋迷,当然,希望最终捧杯圆梦的,是一位来自己方阵营脚踩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
诚所谓,天下英雄谁敢当?时唐。应是明月照大江。
其时,江上有悠扬歌声传来,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越人歌里前世寻,
盛唐星光诗人情。
灵石涌泉小瓢饮,
且将诗心换禅心。

2016年6月7日 随耕于南山之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