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八段一个感叹:用尽一生也难拼九段(图)

http://weiqi.sports.tom.com  2007.07.15 北京青年报

同是八段生于上世纪五十、六十、七十年代同样努力结果只能顺其自然不留遗憾———

  自本月11日开始,中国围棋一年一度的段位赛在火炉武汉热火朝天地开战了,百余名职业棋手如过江之鲫,为段位的提升而拼搏。今年段位赛的一大特点是年轻化,老同志全都没有了踪影。

  九段!是所有棋手的职业梦想,不像日本百余名九段棋手,中国棋手能够圆梦的现仅27人。前有19岁登顶的天才马晓春,后有17岁便拿两个世界亚军、坐着“直升机”上天的陈耀烨。九段这个光荣的职业称号,看起来似乎很远又很近。对朝气蓬勃的新锐棋手来说,世界冠军的诱惑,远远大于九段的称号;而对于很多“年事已高”的老同志来讲,九段已经成为永远不能逾越的一个山峰。生于五十年代的王群八段、生于六十年代的王元八段和生于七十年代的刘菁八段,都已经在九段的门口滞留了若干年,谈起九段和升段赛,他们别有一番感受。

  ■王群:不怕别人笑话

  上海棋手王群生于1957年,今年整整50岁。王群1982年定为五段,1985年升为八段。

  25岁的王群定为五段,以后的三年间连升三段这个成绩在当时相当出众。升上八段后,王群一直努力想成为九段棋手,从1985年到2007年的22年间,多次参加段位赛,都没有成功,就在2005年,已现华发的王群还参加了段位赛,成为当时的一道风景。

  “您不怕人笑话吗?大家都知道您希望不大。”记者问王群。“怕人笑话什么呀,打比赛是我自己的事。”王群八段潇洒地说,“到了我这个年龄,还要和年轻人打拼,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对我来说,升段不是最终目的,我是想去好好下几盘棋。说不定哪天我头脑一热,还会去参加段位赛,一直打下去,也没多大希望,那也没关系,我不是为别人活着。”

  离开一线的王群,始终在找寻并培养着自己的弟子。今年,王群又带着10名棋手杀入段位赛,“升段的希望都挺大,既然我老得带他们来比赛,哪天我顺便也去下算了。”对于九段,王群还不死心。

  ■王元:父亲愿望难以实现

  名嘴王元八段是四川成都人,生于1960年。王元14岁才开始学棋,1982年定为四段,1995年升为八段。

  年轻时的王元,用了整整13年才从四段升到了八段,谈起升段的经历,爽朗的王元哈哈大笑,他说:“那简直是刻骨铭心的13年,我实在是太笨了。对于天才棋手来说,升段和升上九段似乎是很容易的事情,对我来说,太艰辛了。”

  王元八段的父亲在世的时候,经常和他说:“读书就要当教授,下棋就要下到九段。”“王元九段”也是王元毕生的梦想。从1982年定为四段后,王元便开始了他漫长的升段旅程,从七段到八段,打了整整九年。到了升八段的第九年,也就是1985年,王元随大部队到了河南平顶山,继续为八段而努力。“7盘棋我必须6胜1负才可以升段,虽然几率很小,可我还是志在必得,没想到,上来第一盘就输了,我当时都快崩溃了,后面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我居然得了6连胜,如愿升上了八段,当时真是百感交集啊,那年我已经35岁了,坐在小朋友们中间,真是个老廉颇!”

  后来中国棋协一度规定,如果12盘棋中只赢了3盘,就要“降格”,例如八段棋手,就要降为“八段格”,俗语称“面八段”。“吓得我不敢再下了,本来就不行了,再被人叫个‘面八段’那怎么办啊。再往后,这个规定取消,可我棋艺生疏,从1995年到现在12年了,一直没有参加过段位赛,这辈子也许就定格在八段了。”

  “您不参加段位赛是不是怕输?”记者直问王元。王元对这种说法表示不同意,他说:“不是怕输的问题,原因很复杂。看高手下棋,好像在欣赏另外一个领域的表演,感觉自己特别生疏,本来自己曾经能做到的,现在做不到了,真是沮丧。现在的那些年轻八段个个如狼似虎,我一去,他们肯定拍手称快,‘菜来了!’对森林里的野兽们来说,我就是他们的肥牛肥羊。现在我一坐到棋盘前,脑子一片空白,哆哆嗦嗦的,棋太差了,纸上谈兵还行,一到具体的战斗,根本就不行,下一盘棋需要预热很长时间,最后还是错误百出。”王元八段对自己的认识非常到位和清楚,“大家在我这儿不会看到鸡蛋碰石头这样的事情。”

  感觉自己在职业围棋生涯中没有什么希望的王元慢慢退出一线,转行成了围棋职业讲解员,兼撰写棋战讲解文章,在棋迷中拥有大量的粉丝。“说不定哪天中国棋协认为您为宣传围棋做了大量有效的工作,奖励您为荣誉九段,您接受吗?”记者打趣王元。“那是对九段棋手的玷污,我不会接受的,人家也不会给。”王元认真地说。

  ■刘菁:升不上九段没有遗憾

  七小龙之一的刘菁八段,曾经被誉为天才棋手,如今的他,和另外几条小龙常昊等人相比,有点落寞之感。刘菁只拿过一个全国冠军———阿含桐山杯,段位也只停留在八段,曾试图冲顶的刘菁多次碰壁,对于段位赛,刘菁想暂时观望。

  刘菁是贵州人,1975年4月出生。8岁开始学棋,12岁便进国家少年队,1989年即获得全国少年赛冠军。1986年,刘菁参加定段赛定为初段,1998年升为八段。“我们那会儿还没有得冠军有奖励这样的政策,我的段位全是一步一步打过来的。我12年升到八段,速度算中等的。从升上八段到现在也有9年了,这些年里,我断断续续地参加过段位赛,也想升到九段,但都没有成功。”刘菁说。

  2004年是刘菁近年来最后一次打段位赛,上来就是五连败,到了第六盘,刘菁向大会裁判提出申请,退出了比赛。“古力、孔杰、胡耀宇和邱峻等五人,连着给了我五刀。我不是怕输,怕输我干脆就不参加比赛了,何必要去自讨苦吃呢,当时家里确实是有事,不能继续比赛。”刘菁解释,“那次参加段位赛是因为我特别想下棋,连着下12盘太累了,年轻人精力旺盛,我觉得很吃力。”刚32岁的刘菁竟然也有了迟暮之感,“我暂时不会参加段位赛了,等我能享受围棋的时候,我再慢慢去参加这样的比赛。如果我此生的段位永远是八段,那也没关系,没有什么遗憾的,对这事我是顺其自然,我也算尽力了,不能强求。”

  在不久前的第12届LG杯围棋比赛中,似乎已隐退江湖的老将刘菁被认为是黑马,从预选赛一路杀出来,打入了八强,如果得两个世界亚军或者一个世界冠军,中国棋协将奖励直升九段。如果刘菁在世界大赛上取得特别的好成绩,就可以不再参加段位赛。刘菁说:“我不去想这个问题,想了就不灵了。”

评论

昵名: 隐藏IP地址

如果您不是TOM会员,欢迎注册

围棋热评榜

TOM集团   TOM在线   广告服务   私隐政策   TOM招聘   联系我们   About TOM Online
Copyright © 2008 雷霆万钧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