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莹:看到儿子特别有成就感 曾和华老被蒙古服热得够呛

http://weiqi.sports.tom.com  2007.12.19 体坛周报

  记者谢锐三亚报道 “这是我生孩子后第一次出来讲棋,已经有8个月没有出来讲棋了。”徐莹五段还是那样快言快语,脸上充满着刚为人母的幸福感。

  徐莹此次应邀从深圳飞来三亚,和中国棋院院长华以刚搭档,为当地棋迷大盘讲解名人战决战对局。如今的她出趟门并不容易,带着即将满百日的儿子和保姆同行。当她和傣族保姆一起推着孩子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她给人的第一个感觉是,开朗了,活泼了,漂亮了。

  三亚天气热,高达30摄氏度,徐莹熟练地给儿子换衣服;上车时,她动作麻利地折叠起婴儿车;给孩子喂奶时,她一手拿着奶瓶,一手轻轻地在孩子后背由下至上地拍打着……“有了孩子后的最大变化是,我觉得自己比以前有爱心和耐心多了,现在我很少为一点小事烦恼。”徐莹不无骄傲地说,“儿子出生后到现在,一直由我自己带,他只有一个晚上不在我的身边。”

  从去年底到今年远洋地产杯女子世锦赛,徐莹从人们的眼前消失了,很少有人知道她的消息。这也难怪,她隐居香港,专心待产,这还哪是当年那个频频亮相于电视与公众面前的徐莹呢?10月28日,首届远洋地产杯女子世锦赛在北京开幕,徐莹在阔别数月后再次出现于棋界。“徐莹是个老棋手,新妈妈!”中国围棋协会主席王汝南在开幕式上这样介绍徐莹。

  徐莹的先生是云南纳西族人,香港居民,常年往返于香港-云南-深圳之间,是一位成功的商人。现在徐莹的家安在深圳,在那里她过着简单而幸福的全职女人生活。

  “带孩子刚开始觉得很累,每天最多能睡四五个小时,现在慢慢地好多了。但再累我也很开心,一看到我儿子,就有一种特别的成就感,这种成就感超过以前的任何成绩,简直不可思议。”徐莹的儿子名字叫做“和卫谦”,小名叫做“锁儿”,听起来很亲切。“和这个姓很少见,但在云南纳西族,却是个大姓,我儿子名字中的‘卫’字也是他们家谱的辈分上早已定下的。”

  重新出现在大盘讲解前的徐莹依然和华以刚配合默契,语多含笑,目光柔和。她和华以刚一样,身穿当地景区提供的蓝色清凉衬衣,配以黑裙子和凉鞋,清清爽爽。说起讲棋时的衣着,她笑着说曾和华老一起穿过蒙古服装和苗王服,“印象最深的是蒙古服,厚厚的就像太空服一样,那次把我们两人热得够呛。”

  徐莹打算08年回到北京定居,“儿子大一点的话,我还是要出来下棋。我很想能在08智力运动会上代表香港队参赛,不知手续上有无问题。”说到儿子的未来,徐莹说,“我先生不会下棋,但他却很支持我下棋讲棋。我肯定是要教儿子学棋的,有现成的条件,教棋只是举手之劳。选择做一个职业棋手很辛苦,我不会强求他的,就看他有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了。”

  此次来三亚之前,徐莹还接到致公党给她发来的通知,要她参加致公党十三大。“我被选为致公党十三大代表,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看来,我还没有被大家全忘了啊!”徐莹笑道。


图片

评论

昵名: 隐藏IP地址

如果您不是TOM会员,欢迎注册

围棋热评榜

TOM集团   TOM在线   广告服务   私隐政策   TOM招聘   联系我们   About TOM Online
Copyright © 2008 雷霆万钧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