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人不简单——记女子名人于梅玲四段

http://weiqi.sports.tom.com  2002.04.28 围棋报

坐在我面前的于梅玲长发披肩,穿一件黑色运动上衣,显得端庄贤淑。虽然已经35岁了,无情的岁月使她有了“抬头纹”,但仍然依稀可见她年轻时的靓丽。

  这是在葫芦岛女团比赛地点,海晨宾馆,4月20日晚上,于梅玲接受记者的采访。当问及她与王蕊组成的洛阳棋院队的战况时,于梅玲说:“在我的大力帮助下,我们队的成绩已经很不好了。”

  想不到这个女人竟如此幽默。

  于梅玲1999年夺得“库尔勒杯”亚军时,不少近几年才了解围棋的人都以为中国出了个韩国“赵惠莲”式的新秀。

  “于梅玲现象”也让棋院亦忧亦喜:近几年,为了早日培养出中国的“赵惠莲”、“朴志恩”,中国棋院出台了对女子围棋的一系列倾斜政策,可是,倾斜来,倾斜去,新人千呼万唤不出来,却出来了一个20年前就离开了职业队的“老古董”。

  16岁,从省队下岗

  于梅玲1967年11月21日出生在洛阳轴承厂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轴承厂棋风很盛,她6岁时跟着俞兆昌老师学棋。这个俞老师可不简单,在他的启蒙弟子中,就有洛阳的第一位九段汪见虹。

  11岁时,于梅玲进了河南省围棋队。1982年,她以评定的三段棋手身份第一次参加升段赛,升到了四段。可仅仅一年后,她就离开了河南队回到洛阳,时年16岁。

  对于当年离队的原因,她不愿深谈,只是反复检讨自己:那时候很犟,犟得出奇……

  记者在心里为于梅玲惋惜。如今,女孩子入段的年龄放宽到了20岁,不少超过20岁的女孩还在希翼棋院进一步放宽年龄限制。而当年仅仅15岁的于梅玲已是四段,却因为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离开了职业队。假如她当年能留下来,她早该是一位叱咤棋坛的巾帼英雄。

  16岁就下岗了。于梅玲回到父母身边。在家里度过了近一年寂寞难耐的时光。1984年4月,洛阳机车厂的围棋老师王佳强帮助她把工作关系转到了机车厂,她于是帮着王佳强教子弟小学的孩子们下棋。在他俩教过的孩子中,如今也出了两位重量级的人物,一位是周鹤洋,另一位是现河南女队的台柱子梁雅娣。

  这期间,于梅玲已很少参加全国正式比赛了。她只记得1992年她和重庆的潘阳一起,代表火车头队下过一次女子团体赛,进了前十。

  1995年初,于梅玲到中信队教棋,她把儿子托付给姥姥、姥爷,只身一人前往郑州的中信少年集训队,为王剑坤七段打工。

  32岁 在新疆“发迹”

  谈起那次“库尔勒杯”,于梅玲说:假如被我替补的那名棋手参加了比赛;假如我第一轮就输给了林雪芬,也许这辈子我再也不会参加职业比赛了。

  于梅玲回忆起了当初报名参赛的经过——

  1999年5月的一天,王剑坤对我说:“北京有个‘库尔勒杯’女子比赛,共有32个名额,你报个名吧!”我说:“这么多年没下了,算了吧!”可王剑坤第二天又提起这事,于是我试着给围棋部拨了个电话,接电话的纪瑞说:“名额已满。不过,假如有报了名的临时没来,我们可以电话通知你来替补。”

  后来我等到了那个电话。第一阶段比赛在北京进行。第一轮我赢了林雪芬,第二轮我碰上了刚刚在中日俊英对抗赛上2比0战胜了中邑信也六段的叶桂,“误打误撞”拿下这一局后,我又“稀里糊涂”地赢下了张璇。当时,我并没有别人想像中的那么激动,只是觉得:起码自己还能下棋。第二阶段比赛在新疆库尔勒进行,我赢了华学明,输给了丰芸,获得了我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亚军。这一年我已经32岁。

  也许因为有了这个亚军的头衔,去年6月的“蜻蜓文具杯”女子赛,主办单位邀请8名棋手时,将我也列入其中。那一次,我赢了黎春华、华学明、曹呈,夺得了冠军。刚刚在济南结束的“八喜杯”女子名人战上,我又赢了贾倩、徐莹、张璇、孟昭玉,获得了“名人”称号。

  参加的这几次比赛上,我基本上与当今国内的一流女子高手逐一过招,很奇怪,竟然胜多负少,鲜有败绩。当然,有几盘确实是捡回来的。

  另外,去年和今年,我“扼杀”了两位新人:“蜻蜓文具杯”上是曹呈,这次“八喜杯”上是孟昭玉,否则,中国围棋该早一点出现两颗女子新星了。在这里,我给全国的棋迷们说声“对不起”。

  想下棋 任何时候都行

  16年前离开职业队,16年后卷土重来,在僧多粥少的女子赛上夺金掠银。这就好比在武林大会上,几大门派正通过比武推选盟主,冷不防冒出来一位隐士,轻而易举地降伏了各路英雄。

  记者打趣地问于梅玲,隐居16年,该不会有哪位高人相赠了“祖传秘笈”吧?于梅玲也幽了一默:“当然有哇,我们家就住在九朝古都嘛。”

  于梅玲说:其实,我虽然离开棋坛16年,却没有离开过围棋,只是由下棋改为教棋,转换一下角色而已。在洛阳时教启蒙的孩子;到中信少年队后,我与当时国内最优秀的一批少年棋手在一起,整天摆棋、拆棋,这其中有刘星、谢赫、王雷、赵哲伦、赵兴华等。我重新出来比赛也就在那个时候。后来我又到济南教棋,去年底回到了洛阳,还是教棋。

  也许是由于教棋时,我帮助发现和纠正了学生们出现的大量错误,自己对棋上的道理也明白了一些。还可能是因为,一路坎坷走到现在,我把一切都看得淡漠了。现在出来下棋,一是为了会会老朋友,二是为了散散心,没有了功利心,心情也就格外地放松,有利于发挥自己本来也不是太差的水平。

  只要以后有机会,我还是会尽量多参加一些比赛,最好是打上国际大赛。

  采访结束时,于梅玲通过记者转告那些与自己年龄差不多的棋手:想下棋,任何时候都不迟。不在乎拿不拿得到名次,只要能体会得到参与的快乐,就行。假如能用我们的行动激励激励那些女子少年棋手,也算是为我国女子围棋的发展尽了一份力。(周方扬)

评论

昵名: 隐藏IP地址

如果您不是TOM会员,欢迎注册

围棋热评榜

TOM集团   TOM在线   广告服务   私隐政策   TOM招聘   联系我们   About TOM Online
Copyright © 2008 雷霆万钧 版权所有